人民日报环球走笔:城市化的轮回--观点--人民网

人民日报环球走笔:城市化的轮回

丁 刚

2011年01月27日10:13    来源:          

  印象中,瑞典的中小城镇总是一副古色古香的模样。在瑞典工作的那些年,出差路过小城镇,我总喜欢在老街上走一走。而每每走过窗口挂着鲜花的老宅时,我又总是会羡慕如此恬静的乡镇生活。

  “在城市里生活久了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憧憬,但对于那些小城镇的青年人来说,去斯德哥尔摩那样的大城市学习工作,依然是他们的首选。”当我和瑞典著名政治家比扬·冯西斗先生讲起我对瑞典乡镇的印象时,他笑着对我说了这段话。

  冯西斗是瑞典社会民主党的元老,曾任瑞典议长。在北京,他向我讲述了经济全球化进程中瑞典面临的新的“城乡差别”问题。如果他和我谈起发展中国家的城乡差别,我丝毫不会惊奇,可冯西斗先生说的是瑞典,一个在很多人看来已无城乡差别的国家。

  他告诉我,瑞典政府曾邀请三位挪威经济学家就经济全球化对瑞典的影响撰写了一份调查报告。从报告看,瑞典这样的小型、开放的经济体得到了明显的好处,但经济全球化的负面影响也显而易见,最主要的就是“经济活动的地缘分配”正在发生重大变化,通俗点讲,就是出现了重新城市化的趋势。

  所谓“重新城市化”,是相对于工业化初期的城市化而言的。一个多世纪前席卷西方各主要工业国的城市化过程中,成千上万的农民涌向城市,定居下来。不过,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随着城乡差别的缩小,城市化的进程开始减缓,甚至在一些地区,出现了城市居民向乡村地区的回流,很多大企业也从大都市迁往中小城镇和边远地区。

  现在出现的新一波城市化,是随着经济全球化的迅速扩展而开始的人员流动。据三位学者调查,瑞典的出口从以劳动密集型产品为主逐渐变成以知识密集型产品为主,金融业就是一个典型例子。这些产品的创造者主要是高学历、高技能和高收入人群,他们更多选择居住在像斯德哥尔摩这样的大都市及其周边地区。近年来,“三高”人员在瑞典大都市居民中所占比例显著增加。

  这个报告引起了瑞典政府和学界的担心,中小城镇和边远地区的青年人大批流向中心城市,而“三高”人员却不回流到中小城市,最终会使中小城市和边远地区边缘化。

  从基础建设等方面来看,瑞典的大都市和中小城市、边远地区之间的差别不大,但随着人口流动的加剧和延续,最终很可能会导致新的城乡差别,使两地之间的劳动就业、子女教育,以及福利水平出现明显差距。为此,三位经济学家建议,增加资本收入的税赋,减少对工资收入的税收,以补贴中小城镇和边远地区。

  报告中“重新城市化”的景象,有点儿像历史的轮回,在经历了一两百年的城市化进程之后,城乡差别居然会在瑞典这样的发达国家重新露出苗头。这不能不让人怀疑,城市化的进程会不会是一个永不停歇寻找平衡的过程。
(责任编辑:王倩)
[ 留言 0 条   我要留言 ]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网友留言留言0
我要留言

署名                       

    

聊吧热词
  • 精彩热图
  • 观点集粹
  • 精彩博客





···
  • |
  • |
  • |

  • 发短信上手机人民网
    发短信上手机人民网
亿信彩票技巧 幸运时时彩 小米彩票导航网 500万彩票网 海南4+1 北京pk10 北京pk10 小米彩票平台 广西快3开奖 小米彩票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