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钱江晚报:争议人体写生,如此倒退不该有

魏英杰

2019年09月19日08:01  来源:
 
原标题:争议人体写生,如此倒退不该有

  这是一场本不该发生的争论。据9月18日红星新闻报道,近日有网友上传了一组大学美术课堂教学照片,配文称“川美院长亲自写生示范确实厉害”,不料这些照片却引起了“该不该画裸体”的热议。

  网上跟帖中,有人声称“我四十年来最搞不懂的是,能用照片解决的事为什么非要用人体模特”,有人干脆说“艺术就是耍流氓!啥不能画,非要画不穿衣服的”。如果这只是一些人胡说八道也就罢了,但有网友留言称,自己学校的艺术系,就因为部分家长和学生极力反对,取消了模特写生这一项,这就不能不引起注意和警惕了。

  人体写生是不是耍流氓?这个问题问出来就很无聊,很荒谬。不说西方艺术的悠久传统,国内在一百年前对这个问题就有所讨论。著名画家刘海粟、美术教育家李叔同在20世纪初就先后将人体模特应用于美术教学。

  1914年,李叔同在浙江第一师范学校开设第一堂人体写生课,模特是一名40来岁的男子。刘海粟在上海美专也是从1914年开办人体写生课,不过最初只能聘请到男孩、成年男子来当模特。至1920年7月20日,在新学期第一堂人体写生课,首次采用真人女模特。也就是说,一百年前国内就开始采用女模特进行人体写生。

  当年刘海粟这么做,也被许多人视为有伤风化,甚至还被当时的军阀孙传芳所威胁,这场风波延续了多年才了结。但这可以看作国内人体绘画的一个启蒙时期,此后虽然也断断续续有些风波,但总的来讲,人们终于逐渐认可,人体写生是一门学习西方美术的基础训练。只是没有想到,在100年后的今天,还会有人把这视为洪水猛兽。愚昧思想以如此蛮横的新花样呈现,不能不令人震惊。

  从网上跟帖来看,这事情不光是“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那么简单。外行看热闹,取的是围观而不介入的态度。但这些网友一上来就上纲上线,武断地把人体写生当作“耍流氓”,一点也没有尊重艺术(内行)的态度,而是一棍子打死的口气。这究竟是无知者无畏,还是别有目的,值得深思。这种不宽容的心态,只会扼杀艺术的进步,拉低一个社会的人文水平。

  尤其是要警惕这背后思想观念的退步。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能够取得今天的成就,这背后就在于坚持解放思想,不断扩大开放。否则,就可能回到闭关锁国的老路。虽说裸体写生只是一场“茶杯里的风暴”,但其折射出部分人在思维和观念上的退步,不能不加以重视。这种思想退步,经常体现在对常识的藐视,以及对专业知识的无视。为什么要用裸体写生,这种网上搜索就能找到答案的问题,都能被有些人拿来大做文章,就是明证。

  也许我们不必苛求每个人都有很高的艺术修养,但对专业的事情不横加干涉,这其实更是一个关乎文明的话题。敬畏常识,尊重知识,无论何时,我们都该有这样的底线和共识。

(责编:仝宗莉、董晓伟)
 

视频新闻

热点排行

吉林快3 北京赛车pk10玩法 北京pk10 幸运时时彩 小米彩票导航网 亿信彩票手机app下载 小米彩票登陆 北京pk10 上海快3开奖 山东群英会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