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工人日报:既要遏制“黑导游”,更要疏解导游职业焦虑

戴先任

2019年12月24日08:21  来源:
 
原标题:既要遏制“黑导游”,更要疏解导游职业焦虑

  不久前,福建厦门鼓浪屿导游威胁游客视频在网络热传,事后涉事两名导游及旅行社被列入“鼓浪屿综合惩戒主体名单”,取消带团上岛资格。从云南导游强制消费到东北雪乡宰客,“黑导游”不断曝光。而在低价旅游、强迫消费、隐性购物等乱象背后,导游“职业生存焦虑”正在蔓延。(见12月22日《工人日报》)

  导游行业缺少完善的薪酬体制作为保障、行业恶性竞争诱发“低价团”,因此导游薪水只能通过从游客购物提成中赚取是导游变黑心“导购”的主要原因。而随着消费者维权意识的增强,导游越来越难从带客购物中得到好处,这也让一些导游选择用更极端的方法强迫游客消费。

  强迫消费、消费欺诈是违法行为,任何理由都不能为之“洗白”。但放置在大环境之下,导游面临生存困境导致优质导游不断流失,一些选择继续“留守”的人就容易心理失衡,或是各方面素质也更为欠缺,这就会影响到导游的服务质量,从而可能加剧导游与游客之间的矛盾与冲突,让双方关系陷入恶性循环之中。

  “黑导游”“恶导游”自然要依法依规惩治,但更要铲除滋生“黑导游”“恶导游”的土壤。对此就要加强导游队伍专业素质提升,要将服务质量和水平纳入导游的薪酬体系,对于旅游市场恶性竞争的“低价团”,也要予以遏制等等。促进旅游市场健康有序发展,导游也才能走出生存困境,为游客提供更优质的服务。

  现在旅游消费转型升级,旅客更注意旅游体验、消费体验,导游是旅游行业的形象窗口,导游无法通过本领吃饭,无法获得职业尊荣感,势必也会影响旅游行业的健康发展。

  随着高端旅游定制市场渐渐兴起,提升导游队伍的技能与素质、保障导游的合法权益,将有利于旅游行业转型升级、改善从业者的形象,也能消除或疏解导游这个职业群体的“职业生存焦虑”,让他们能够劳有所获、实现劳动价值,从而才能达成与游客的“双赢”。

(责编:段星宇、仝宗莉)
 

视频新闻

热点排行

500万彩票网 北京pk10 幸运时时彩 安徽快3走势 玖玖棋牌app 亿信彩票开户 亿信彩票主页 小米彩票登陆 568彩票计划群 福建快3